这些年来,有哪些统计数据被平均得不敢相认?

发布日期:2020-01-15 17:15:11  来源:经济带网  作者:张灏林
0
当前位置: 国家>> 经济资讯>> 市场资讯

2020年初,国内各地2019年度各类行业人均薪酬数据如期发布,小伙伴们一如即往的相互询问:“今年你被平均了吗?是不是只有我在拖大家后腿?”从2016年至今,网上一直有这样的呼声,什么时候国家统计局能够发布反映大多数中层劳动者的实际年度或月收入薪酬数据?

其实这些年来,被平均的何止是各地各行业的年度人均薪酬?

地区房价与年度涨幅被平均得不敢相认

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统计数据中,最不能为广大老百姓接受的就是各地区的年度商品住宅均价及上涨幅度,比较典型的是在2015-2016年。

2015年初,中国股市又迎来一轮飞速上涨,随之带来的是各地房价的飞速上涨,至今令广大百姓印象深刻。在2015-2016年间,我国许多就业吸引力较强的城市半年间房价就上涨了30%,更有甚者一年上涨80%;一些地区的商品住宅2014年底卖不动打促销,到2015年中旬就以半年上涨50%的幅度卖断了货;2016至2017年,一些经济较发达的城市房价依然延续着上涨趋势,一些人们在2014年底嫌贵未买的商品住宅到2017年底已是高攀不起。

然而看看统计部门公布的当年房价均值及涨幅,却与很多中国老百姓的切身感受大相径庭。不仅房价基数与自己看中房屋价格有出入,整体涨幅也与实际不符,仅在8%-20%之间。老百姓不禁纳闷:究竟是自己产生了错觉,还是根本不会计数?

看看下面这张图,你就明白了:


这是中部地区某省会城市2015年初及2016年底的地区分级商品住宅售价与供应量比例呈现图。我们看到,2015年初当地一类地段的最高房价是30000元/平方米,二类地段在12000-18000元/平方米,三类地段7000-10000元/平方米,四类地段的最低房价为4800元/平方米,共有四级价差,一、二、三、四类地段商品房供应量分别占当地总量的5%、10%、60%、25%。在此房价分布与供应量比下,统计部门公布的当地2014年度的商品住宅平均售价为11300元/平方米,照此量价比,当地商品住宅年度平均售价计算正确。

到了2016年底,当地的一类地段的商品住宅最高价格已涨到60000元/平方米,二类地段房价在20000-28000元/平方米,三类地段房价在15000-20000元/平方米之间,四类地段在8000-12000元/平方米之间,但是,新增了五类地段,最低房价是4800元/平方米,一、二、三、四、五级地段商品房的供应量分别占当地总量的5%、10%、25%、40%、20%。当年当地政府公布的商品住宅平均售价为13900元每平方米,照此量价比,当地商品住宅年度平均售价计算正确。

据统计部门公布的两年总涨幅平摊,得出当地商品住宅的年均涨幅为11%。可是,如果我们将该市同地段、同类型商品房进行直接对比时,人人都能直观发现,同地段同等级商品住宅售价年度涨幅为40%。

问题出在哪里呢?在于统计部门没有遵循统计学中的统一性原则将同地段同等级房屋放在一起平均,而是将所有商品住宅不分等级地混合平均(且混进的是低等级),最终发生了错级平均。在全国商品房统计体系里,这种不同级房屋混在一起平均的现象普遍存在,是导致每年房屋上涨指数失真的根本原因。

工程咨询服务收入统计背离多数中小企业的发展实际

如果说房价被平均得不敢相认是统计内容层级错位造成的,那么工程咨询服务领域的年度收入,则是统计信息不全面不完整、分类不细而造成的严重背离行业发展真实情况。

2017年及2018年底,一些财经记者兴奋地看到,中国工程咨询服务业的年度收入大幅增长了6倍。大家兴奋地以为,这个行业获得了重大发展机遇业务最终带动全行业快速发展。然而深入了解下,实际情况却是另一番光景。

2016年底,我国《资产评估法》实施,该法的颁布大幅提高了资产评估咨询类行业企业的进入门槛,使得我国工程咨询领域服务公司数量在3年内大幅锐减。以中部某省为例,2015年底该省甲乙丙三级工程咨询服务公司有500家,其中甲级资质50家占地方同质企业总量的10%、乙级资质150家占30%,丙级资质300家占60%。到了2018年底,该省全部工程咨询公司甲乙丙分级资质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甲乙两级资信评价。按此标准,该省至2019年底共认定甲级资信单位80家占当地现有企业数的40%,乙级信机构120家占当地现有同质企业的60%,经此一变,全行业从业企业一下子消失300家,从业人员消失近50%、人数约2.5万人。


在行业内从业企业数量大幅下降的同时,当地当年咨询服务业收入大幅提高,达到2015年底收入总量的4-6倍。为什么会这样?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各地从2013年起不约而同地实施的龙头企业培育政策,使各类重大重点项目的咨询服务业务集中到少数甲级资信企业手里。由于缺少竞争对手,这些企业在争取评估项目时报价主导权提升,再也不用考虑竞争对手的压价竞标;二是各地工程咨询服务项目评估招标条件普遍提高,原来甲乙两级企业可承接的业务,现在非甲级资信不可。这又使原300家乙、丙级中小企业失去了90%以上业务来源,至2019年甲乙二级资信企业认定完毕,该省仅200家企业能够从事工程咨询服务成为永久性现实。

据初略估算,2015年前,该省500家咨询服务企业年度收入总和约为5亿元人民币;到了2019年,该省200家企业实现2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年度收入。照常理推断,人们会认为现存200家企业是普遍的受益者,但实际情况并不这样。

2014年前,该省500家工程咨询企业的确普遍有收入。其中年收入过3000万的企业约3家,年收入过1000万的企业约8家,年收入300-900万的约40家,剩余约440家中小企业年收入在30万-200万不等;到了2019年,该省年收入过亿的咨询企业出现了5家,收入过3000万的企业增加了10家,年收入过1000万的增加了20家,收入在300-800万的约有30家,而那120家乙级资信中小工程咨询企业大多收入降到100万以下。

也就是说,在2015年至2019年4年间,60家甲级咨信咨询企业收入大涨承包了20亿年度收入的80%,年收入在100万-300万之间的中小咨询企业消失了近300家,保留乙级资质的120家中小企业年度收入大多下降了60%-70%。


行业财富与人才向大企业集中,大企业与中小企业间的收入差距迅速扩大,这不是国家调整产业政策时想要的结果。这种局面,出现在所有服务政府采购的智力型工程咨询商务服务领域。

提高统计数据精准度还需更精细的科目分类与层级设计

国家级的行业总量与平均数统计用于国家间经济实力有作用,但用于国内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部门的发展现况、企业生存实况、人员就业现状分析,各层级生产、经营、消费与赢利能力分析,却显得苍白无力甚至严重失真。

长期使用全国全省总量与平均数数据,经常因信息不全、分层不清导致行业现状误判,这种误判不仅发生在房地产领域、行业发展现状分析领域、企业与从业人员收入分析领域,还包括第一二三产业的各个细分领域,以及行政服务、司法服务领域。及时建立并完善基层数据库,科学设计各个数据库内的科目细分类、结构层次,已势在必行。

2019年下半年,我国开启各类行政、司法大数据平台的开发建设,加上早期社会上已存在的土地交易平台、各类资源交易平台、商品房开发登记与一手房交易平台、二手房交易平台,以及各个行业商协会主导的企业业务汇集平台。将其中的数据辅以细分科目明确、结构层次清晰的统计体系完成精细统计,是可以迅速生成行业分类清晰、层级分明的行业、企业、人员、产品、服务实时数据,替代传统概算、估算、概率树、典型案例、抽样分析法预估出的数据,明示当前社会经济产业发展的现状,指导国家、政府、机构、企业,精准制定出各行业各部门的行业发展规划计划、产业与投资政策、企业发展与人员就业政策等。


本文系经济带网丝绸之路经济带原创,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链接或以其他形式的复制发表、使用,必须注明信息来源。



扫描二维码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